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We want to tell you...
在討論伊斯蘭女權之前,先明白伊斯蘭政治中的「話語權」,始終集中在男性手上。

 

文/林長寬,台灣伊斯蘭研究學會第一、二任理事長、目前為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

 

在一般人的認知中,穆斯林婦女的社會地位權利是被壓抑的,西方女性主義者往往以世俗化的立場去質疑伊斯蘭教義對待婦女的不公。事實上是如此嗎?

專門研究伊斯蘭文化的林長寬教授,從五個角度來解析伊斯蘭教的性別觀念。

 

Q1: 刻板印象認為伊斯蘭教男女不平等,對穆斯林而言,神怎麼說「性別平權」?

要深確理解此問題,必需從伊斯蘭的神聖經典《古蘭經》中神的啟示(wahy)切入解析。

《古蘭經》 很明確地指示神創造人類時,並無男女孰輕孰重的區別。

神創造亞當時,亦為他創造了「伴侶」,當時,亞當與其伴侶並無性別的區分;而是顯然類受到撒旦誘惑,違背神的命令被下降到這個世界時才有男女性別的出現。

當男女性別在地上出現時,神不再造人,而是人類自己去創造後代。 從此男女的性別功能即是相互配合繁衍後代,以見證神的創造,這也是神的安排。因此伊斯蘭教義很清楚的說明:性別的不平等或不對等,是不應存在於信仰者社群中的,若是,則是違背神的旨意與創造。

 

Q2: 既然神是公正的、古蘭經是公平的,重男輕女的觀念從何而來?

伊斯蘭的建立可說是一種社會改革運動。

先知穆罕默德宣揚在獨一神下眾生平等,不分性別、財富、 階級,唯以信仰虔誠性作為末日審判的依據。

在伊斯蘭前的矇昧時代的阿拉伯半島,存在活埋女嬰的傳統,因為在沙漠不足社會中,女性的機動力與經濟效益不如男性,當女性成為戰爭的俘虜時,往往使得部族名譽受損,因而有重男輕女的傳統。

先知廢除了這種活埋女嬰的傳統,提倡女性與母性的重要性。他曾說:「天堂是在母親的腳下。」他也提到:「人生最大的快樂是勤做禮拜、使用香水、女人的陪伴。」這說明了女性在建構伊斯蘭社會的重要性。因為家庭是社會最基礎單元,若有健全的家庭,社會、國家得以健全。而健全的家庭有賴女人(特別是母親、妻子)來維護。

 

Q3: 先知穆罕默德提倡母性的重要性,為什麼現代穆斯林女性的地位仍受到壓迫?

伊斯蘭帝國形成後採納了波斯、羅馬的文明與政治體制,相對地父權的社會體系也隨之建立。伊斯蘭建立時的婦女自主觀反而被摒棄。

雖然上階級家庭的婦女仍享有較多的權利,如受教權、財產繼承權、婚姻權;但在男性宗教學者主導下,伊斯蘭宗教的話語權,無法落實在婦女身上。而且男人往往假借「保護女人」名義,將女人或女眷侷限在家中;統治者更是設立Harem,即所謂的「後宮禁地」,將女人隔絕於公共領域。

這種傳統也導致《古蘭經》中的Hijab規範被不當解釋應用,強調女人要全身包住。Hijab原本指的是「幕簾」,即男性陌生人要去見先知妻室時必須隔著幕簾,以免先知的女眷受到無謂的干擾,而 Hijab也而轉變解釋成頭巾或面紗,事實上,面紗曾是中東地區貴婦的服飾一部份,以區隔於一般婦女與民眾。

 

Q4: 常有人詬病穆斯林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穆斯林女性有婚姻自主權嗎?

根據《古蘭經》經文的規定,女人是有結婚離婚自主權的;但往往因為女性是社會弱勢者,家庭中的男性成員有必要作為她婚姻監護人。由不論結婚或離婚,沒有女性當事人的同意是不合法的,尤其是成年婦女;然而在父權社會傳統的壓力下,婦女通常無法發聲,尤其是那些中下階級的婦女。

《古蘭經》經文也規定了婦女的繼承權,雖然繼承財產的比例比男性低,原因是男性必須照顧全家男女成員的生計;而女性結婚前居住在家,由家中男性照料,結婚後則由丈夫照顧,而結婚收受的聘金也可以自由保留使用,他人不得隨便拿走。

 

Q5: 當全球開始盛行女性主義時,穆斯林女性接觸到西方觀點的平權時,該如何面對根深蒂固的伊斯蘭規範?

新穆斯林女性主義者其中不乏宗教學者,她們對於伊斯蘭婦女權主張必須從經典、歷史發展過程中重新省思解讀,以打破過去被男性宗教學者掌握的話語權與詮釋權、立法權;而且經典的解釋也不應只採男性話語,必需兼顧女性話語。

在今日北美、 歐洲新的穆斯林女性主義者已逐漸發展出一套伊斯蘭女性神學,強調婦女議題必須放在不同的時空去檢視經典內容,提出新的解釋方針。 整體而言,穆斯林社會中婦女的權益遭到壓抑,與伊斯蘭教義無直接關係。步入入現代化時代後,傳統男性宗教學者的權力已逐漸被解構掉,伊斯蘭教義的詮釋從上階層下放到社會各階層,而女性主義者也因此得到應有的舞台空間,以及倡導真正的婦女解放。

 


 

文/林長寬

企劃、編輯/英語島編輯室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4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