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我們來想像一下,你的語言交換 夥伴問你:「Bicycle中文怎麼說?」你很清晰地回答:「腳踏車」。夥伴跟著念過幾遍之後,你向他翹個大拇指、說聲 「讚!」來鼓勵他,交換完畢,要各自回家,離開時,你還問一下自己「欸,我的『腳啊車』到底停哪裡?」語言夥伴聽到你的話,問你「什麼叫『腳阿車』? Bicycle不是『腳踏車』嗎?」

唸唸看下方的片語,想想平常使用時,你也是完全按照字典的注音來發音嗎?

做完

不知道

都在

來的時候

沒空*

 *: 註1

找句子最省力的發音方式

第一個片語「這子」,常看到有人寫成「子」,顯然大家已經注意到這個被省略的發音。其他的片語呢?你可能沒留意到,一般人在唸的時候,常省略第二個字的開頭音。對華語母語者來說,這種輕鬆自然的發音已經完全「自動化」,夥伴問你的時候,你可能還根本搞不懂他在問什麼!

中文為什麼有這樣的省略?為什麼常出現在固定的位置上? 想一下,當你聽到三個音節的「腳?車」時,中間的字沒有聽清楚,會害你聽不懂嗎?應該不會,一般人馬上可以還原成「腳車」。換句話說,「踏」 的資訊價值並不高,有了上下文,講話節奏也沒問題的話,第二個字沒講清楚,聽的人照樣知道意思,這種「省力」的說話方式也就這樣普遍起來了。不過要留意:不能隨意省略,省略的固定位置是對方用來還原最初意思的重要依據。

英語有類似的省略形式,就是像

do not → don't、

I am → I'm、

that will → that'll

這些contractions(縮讀字)(註2)也跟中文一樣,省略的部分像是虛詞am、will等,資訊價值較低,省略的方式也是固定的,不能隨意創造新的縮讀字。而且用省略形式要比用完整形式要常用、自然得多。

 

單字內也有省略音

上述的中、英文語音省略方式都是跨字的形式,其實單字內也有類似的現象--稱作母音弱化

在中文裡,母音弱化往往發生在讀輕聲的虛詞,例如「的ㄉㄜ˙」(不唸地)、 「著ㄓㄜ˙」(不唸住)和「們ㄇㄣ˙」,都含有輕讀、弱化的ㄜ。這個ㄜ很像英語的 「央音」[ə]。

[ə]之所以叫「央音」(central vowel),是因為舌頭在口腔裡不高不低、不前不後,剛好中央的位置。央音[ə]在語音學裡叫做「schwa」 [ ʃwa](或shwa)。 「Schwa」原先指的是希伯來文的[e]這個母音,19世紀時,德國和英國的語言學家借來代表德、英語中的弱化母音[ə]。(註3)

用中文「腳踏車」做比喻,我們就可以瞭解「央音」在 英語中重要的原因。在說任何一個語言時,說話者除了要用正確的文法外,同時還要用各種方式讓聽者知道,

1. 哪些東西比較重要,需要特別注意
2. 哪些比較不重要,像是文法詞尾、講過的舊資訊、或其他資訊價值不高的地方。

 「央音」用來凸顯重音

英文會用重音凸顯句子中相對重要的部分,沒那麼重要的成分,則有兩種方式把它設定成背景,同時強化重音的辨識度:

(1)不加重音
通常用低平調唸出來

(2)用弱化母音
除了不加重音外,另外也把該音節的母音弱化,把字唸得短一點、含糊一點。

這兩種方式都會讓有重音的音節更顯著。你也許會認為,這種音節的弱化在語言學習或溝通上沒那麼重要,可是如果不用的話,就會增加聽者分辨重要 與不重要資訊的負擔。

如果英文中每個字的每個音都說得很完整,每一個音節都唸得很重,你講英語的節奏就會跟大家習慣聽到的很不一樣,會比較難懂又刺耳,聽者也會漸漸感到疲累。換句話說,一句話強調所有音節,等於什麼都沒有強調,要有對比才行。

 

發呆就能發出「央音」了!

符合母音被弱化的功能, 「央音」/ə/的發音方式是 懶洋洋的。唸出/ə/最容易的方式是:微開一下嘴巴,放鬆舌頭,一點都不要用力,然後隨便發出個 「ㄜ」的發呆聲音,這就是/ə/的唸法!

/ə/沒有絕對固定、單一的舌頭位置,/ə/其實還包 括/ɪ /和其他這個區域內的「懶母音」。至於到底用 /ə/還是/ɪ /,要看說話者的地方腔(英式?美式北部、還是南部?)、語境(上下文)和語域(正式還是口 語化?)等。 要留意,央音只能在沒有重音的音節裡出現,可是 並不是每一個無重音音節裡的母音一定是央音。

 

與央音相關的3個常見問題

單純的/ə/不帶任何/r/(ㄦ)的音,breakfast /ˈbrɛkfəst/ 千萬不要唸成"breakfarst" /ˈbrɛkfɚst/ -這是台灣常見的發音錯誤!只有 /ə/的右邊帶有小勾勾時,即 /ɚ/,才有/r/的「兒化」發音,例如shower /ˈʃaʊwɚ/、percent [pɚˈsɛnt/。

發音位置圖:

 

至於/ʌ/(例如cut /kʌt/)和/ə/有什麼不同?

/ə/只會出現在沒有重音的音節,/ə/可以代替很多不同的母音;而/ʌ/是個獨立的完整母音,有重音、沒有重音的音節它都可以出現。 其實在美式英語裡,/ʌ/和/ə/聽起來還蠻像的,英式裡,/ʌ/較像/ɑ/,ㄚ的發音;英式還有 個類似/ə/的有重音母音,就是/ɜ/。

 

/ɜ/在美式英語裡,只有加了/r/的版本:/ɝ/,這個符號也只用在有重音的音節,像thirty /ˈθɝti/ 、 person /ˈpɝsən/;沒有重音時要用/ɚ/。

 

光看拼法可以知道字的正確發音嗎?

如何從拼法辨認出哪些母音應該唸/ə/而不唸完整的母音?其實還滿難的。最好是每次學新的單字時,就先留意哪個音節有重音,同時也注意有沒有哪個音節裡的母音該唸/ə/。

不要靠音標,也不要懶得查字典然後被拼法所騙!乖乖地去The Free Dictionary或Merriam-Webster仔細聽每一個字的發音的唸法!(註4)再跟著唸到無法忘記正確的念法。

我們來試一下,這些字怎麼唸?請特別注意所有的重音和央音

ˈmirror,

phoˈtography,

ˈmechanism,

ˈdelicate,

ˈcarrot,

ˈmoment,

toˈday,

avoˈcado,

ofˈfend,

ˈcareless,

ˈfamous,

ˈmelon,

ˈmethod,

ˈusab[ə]le,

ˈonion

要留意:美式與英式英語有時候放央音的地方不同,例如:國會Congress和五角大廈Pentagon,美式唸/ˈkɑŋgrəs/、/ˈpɛntəgɑn/,英式則唸/ˈkɒŋgrɛs/ 和/ˈpɛntəgən/,這兩個例子裡,英、美式用央音的地方剛好相反!

除了上面多音節的字之外,也有特定的一群單音節的字,經常用弱化母音schwa來唸,像to, at, for, can, of的虛詞(function words)。下面兩個例句唸唸看,請特別留意所有的央音/ə/,尤其要注意"of" 要唸/əv/,千萬不要唸/oʊf/ !

I can take a taxi to the station.
/aɪ kən ˈteɪk ə ˈtæksi tə ðə 'steɪʃən./

Has Adele put away the dishes?
/həz əˈdɛl ˈpʊt əˈweɪ ðə ˈdɪʃəz?/

上面兩個例句有差不多一半的母音都是央音/ə/。

 

英文中最常出現的母音是⋯

我們現在就可以回答上一期預告裡所問的問題:最常出現的英語母音是哪一個?其實,不用限於母音,把子音也一起算進去的話,答案可想而知:就是央音 /ə/。在一般講話裡,央音佔所有子音母音出現率的 11.49%,第二名的/n/,出現率僅有 7.11%。

有時候央音/ə/甚至會弱化到根本就不發音的地步, 有點像中文的「有一次」可以省略成「有次...」,這種現象叫做schwa elision(央音省略)。英語某些字裡的/ə/平常根本就不發音,像chocolate不唸/ˈtʃɔkələt/ 而唸僅兩個音節的/ˈtʃɔklət/,desperate不唸 /ˈdɛspərət/而唸/ˈdɛsprət/。(註5)

總而言之,不要懶得理英語最懶惰的母音--/ə/雖然不是英語口說的主角,卻扮演著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

 

下期預告:“I even couldn’t breathe.”這句話對嗎?“Even I didn’t win, I still had fun.”呢?那,“You must do it even you don’t want to.”呢?下期整理看看,敬請期待!


註解:

1. 請參考:“Contraction and Backgrounding in Taiwan Mandarin”, by Karen Steffen Chung. Concentric: Studies in Linguistics 32.1 (January 2006): 69-88. f

2. 請參考:Do not 和 don’t意思一樣嗎?英語的縮讀字(上、下)史嘉琳著. Hello!ET no. 84, July/August 2014, p. 12-14和 no. 85, September/October 2014, p. 16-18. 

3. Wikipedia: Schwa 

4. 請多加利用 Merriam-WebsterThe Free Dictionary 或其他線上有聲字典。

5. 請參考:英語發音百樂篇(四): Pronunciation Potluck (4) 史嘉琳著. Hello!ET no. 83, May/June 2014, p. 12-14.  和32. Schwa elision in English 


作者名稱:史嘉琳

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台大外文系教授

閱讀更多「教授不點名」專欄文章:電腦版手機版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3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