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Sleep can be loaded with a variety of meanings and ideology.” —Brigitte Steger
劍橋大學日本現代社會學教授:「睡眠承載著多重意義及意識形態。」

 

進入農牧時代以前,靠漁獵採集維生的人類,必須要非常嚴肅地看待睡眠,不只是因為睡眠的風險很高,維持固定的睡眠,還有非常重要的社交意義,譬如在夜晚時,人們會繼承故事與經驗、進行文化宗教儀式、在族群間建立連結與政治,這些都賦予睡眠更深層的文化意義。

今天的睡眠的文化,隨著地理位置與生活型態而有所不同,最常見的可分為三種:單相睡眠、雙相睡眠、多相睡眠。

一、單相睡眠(Monophasic Sleep):認為睡眠時間應集中在晚上

代表地區:美國、北歐各國

1. 人的一生分成4個睡眠階段
北歐、美國人一般認為,睡眠應該以夜晚為主,職場中也沒有午休的習慣。瑞士一項研究指出,人的一生應該以嬰兒時期的多相睡眠、到幼年時期的雙相睡眠、成年的單相睡眠、再到老年的多相睡眠。這也是目前已開發國家常見的生活模式。

2. 越靠歐洲北方,人睡得越少
歐洲北方國家英國、德國、瑞典、瑞士的就寢時間,早於歐洲偏南的國家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在這項研究中,5、6月北方人睡得少,12月睡得最長,瑞典的平均睡眠是6小時48分。

二、雙相睡眠(Biphasic Sleep):又稱Siesta culture,午睡文化,除了晚上外,還設定另一段時間休息

代表地區:大部分地中海國家(希臘、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以及受西班牙文化影響的拉美國家(墨西哥)、東南亞

1. 南歐國家表示:午睡不是偷懶!

午睡的起源眾說紛紜,從氣候來說,南歐國家氣候溫暖,午睡是降低消耗體能的自然行為,跟晚間是否有充足睡眠無關。

也有另一種說法,認為西班牙的午睡習慣起源於內戰時期,因為人民太過窮困,不得不身兼多份工作,「siesta」的字眼是人們趁工作與工作中的間隙午餐。

無論如何,這些國家有午睡文化的習慣,或是跟氣候有關、或跟歷史傳統有關,但絕對不是偷懶,他們一般為了因應中午休息時間,擁有相對其他國家緊湊的工作時程,好維持同樣的產能。

2. 午睡能讓人更健康、還能幫助學習
近來有更多實驗數據補充,午睡習慣能讓人學習更有效率,還能恢復體力提高產能,應該是所有睡眠方式中最有效用的一種。不過這些國家可能要考慮一下對觀光的影響,已經有許多觀光客抱怨,在西班牙走了一個早上,下午兩點卻找不到開門,很絕望。 

三、多相睡眠(Polyphasic):有一致的睡覺時間。其中一種模式是,若認定一天應睡滿8小時,則在晚上休息4小時當「錨點」(anchor sleep),剩下4小時分散在白天睡眠。

代表地區 :各自找時間睡眠,不限國家、地理位置

1. 日本人睡最少,平均6小時
通勤時打盹或許能理解,但在上班時睡著是不是會被視為偷懶呢?在日本,不但相當普遍,還可能被視為「勤奮」的象徵,學者創立專有名詞「居眠り」(inemuri),形容這是一種「就算快睡著還是努力出席」的狀態。

不過這樣的文化台灣人應該不陌生。老師若看到上課打瞌睡的同學,可能會氣得丟粉筆,也可能體諒學生家境辛苦放他一馬。在日本也是一樣,雖然不鼓勵打瞌睡,卻是可以「接受」的行為,倒不會嚴重到請父母來學校會談。

根據統計,日本人的平均睡眠從沒超過7小時(即使是週末),幾乎14%的東京人每晚的睡覺時間少於6小時,不只是大部分上班族午夜後才上床,連中學生也平均只睡6.9小時。

2. 超級業務不擔心跨國時差
多相睡眠有許多模式,許多研究著重在如何壓縮時間發揮超常實力,但其實最適用的是需要不斷跨時區工作的人,從這個角度來看,多相睡眠其實是一種適應全球化時代的睡眠模式。


同場加映!
關於睡與醒之間的不可思議 

所有關於人類行為的研究中,研究「睡眠」是最有挑戰性的主題之一,因為人不但「記不得」睡眠,甚至到底睡眠是一種主動尋求的行為、還是被動斷電的狀態,至今也尚未有定案。因此,關於睡眠真真假假、半夢半醒的奇幻時刻,一直以來都吸引著人們的好奇心,人們也嘗試將這些狀況用不同的方式命名。

半夢半醒間的定身狀態—Hypnagogia


很多人曾經有過半睡半醒之間,身體彷彿已經睡著不想移動,好像已經開始做夢了,可能還不小心把夢話說出口。這個狀態有個英文單字:Hypnogogia,來自希臘文「hypnos」跟「agogeus」,意思為引導至睡眠。

科學家認為,Hypnagogia就是「夢到解答」的時刻,像是化學家August Kekulé打盹時突然理解了苯的結構;藝術家則認為,這是人創造力極限的時刻,在這個進入意識模糊的階段中,人可以看到幻象、幻聽、對周圍的感知改變,超現實主義學家Salvador Dali說,這是「進入沈睡的鑰匙」(the slumber with a key),並用來激發他的畫作內容。

對腦神經施放魔法—Hypnotism


另一個因睡眠衍生的字是Hyponotism,催眠。雖然目前依舊是個爭議性高的題目,但當近代科學家重新檢驗關於「催眠」的文獻時,發現催眠能改善腦部集中力、移動控制、痛覺敏感度、相信跟意志力,是一個很適合心理臨床使用的醫療手段。

夢中似曾相見—Déjà Vu


所有關於睡眠的研究中,最難的研究主題是「夢」,因為人總是記不得、或是片面記得、或是扭曲自己的夢,科學家也無從比較驗證,到底人們嚷著「這個狀況我在夢裡見過」時,是不是真的發生,這個詞叫做Déjà Vu,既視感,來自法文,似曾相識的意思。

有人說這與夢無關,只是某些清醒時候不經意進入腦中的影像/聲音,是大腦欺騙我們這與夢境有關,只不過,為什麼幾乎所有人會聯想到是夢中似曾相見呢?

睡眠有太多人們不知道的未解之謎,過去幾乎是以「巫醫」、「魔法」等方式一概而論,今天則增加了近代關於醫學、心理學、神經學的研究,而藝術、文學總則留下了許多線索,讓人們從創作的角度解讀睡眠與夜晚、夢境的關係。


 想了解更多有趣的睡眠,請點:

Part1 20個你不知道是睡眠事實
Part3 睡眠服務業
Part4 睡眠實驗室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