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在美國、日本正夯的藍瓶咖啡 (Blue bottle),日前宣布將於2018在台灣設分店。而藍瓶咖啡之所以風行,在於人們開始追求「精品咖啡」-更講究咖啡豆以及沖泡方式,這股風潮也吹到了中東。

在杜拜,歐美品牌的咖啡館林立,年輕人坐在裝潢流行的咖啡館裡,或許玩著手機和朋友聊天,或許沒理由的發呆,這都是再平常不過的場景。除了他們身上的阿拉伯傳統服飾,這群喝著美式咖啡的中東人,看起來和坐在露天咖啡館的歐美男女,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但是,跟一百年前的阿拉伯祖先相比,可就大大的不一樣了。

葉門是咖啡的推手
身為世界上最早接觸咖啡的地區之一,中東人喝咖啡的歷史可以追朔到十五世紀。許多人都知道咖啡起源於非洲的衣索比亞,但卻很少人知道,中東的「葉門」是第一個把咖啡運出非洲,並且貿易到世界的國家。不同於走海路從亞洲送向歐洲的茶,咖啡貿易有很長一段時間被中東國家給控制著。

咖啡曾是必備的待客之道
根據伊斯蘭《古蘭經》記載,穆斯林在飲食上禁止酒精,因此掌管咖啡貿易的中東世界,咖啡順勢成為阿拉伯人生活相當重要的飲品,咖啡館也就替代了酒吧,變成了人們社交及休閒的場所。傳統的阿拉伯咖啡是不會濾掉咖啡渣,細細的咖啡渣會自然的沉澱在杯底,喝咖啡的時候當然也會喝到滿口的渣,真的要形容的話,口感有點像臺灣的客家擂茶。

如果有機會參觀阿聯酋的舊宮殿(國父Sheikh Zayed的故居),會發現在不大的宮殿中,有一間獨立的咖啡房,讓侍從們可以隨時準備咖啡,這是阿拉伯人傳統的交誼廳、招待廳,稱之為「Majlis (مجلس)」。舊宮殿裡的Majlis中間會擺著煮咖啡的器具,房間周圍圍繞著布織的靠墊以及坐墊,酋長與他的客人們會直接坐在地板上,一邊聊天一邊享用著咖啡。

兩倍糖喝起來才剛好
阿拉伯人喜歡甜食,喝阿拉伯咖啡時,搭配椰棗或是傳統的阿拉伯點心絕對是最佳的選擇。傳統的阿拉伯點心總是夾雜著滿滿的糖漿或糖水,對習慣「日式甜食」的臺灣人來說,實在是很難享受這些甜到不行的食物。每次分享臺灣甜點給阿拉伯朋友時,他們都會用困惑的表情說著「好吃是好吃,但這哪算甜食?根本不甜阿!」

買咖啡時,店員也會預設地幫你加糖,如果想喝無糖咖啡,可一定要特別提醒店員。除此之外,在杜拜也能買到臺灣歇腳亭或是日出茶太的珍珠奶茶,為了符合阿拉伯人喜食甜食的口味,茶飲的甜度都已經再增加一點,即使是微糖或少糖對我們來講可能都有點太甜了,但每次幫阿拉伯朋友買,他們都會不可思議地要求加「兩倍糖」。

西化無所不在
然而,現在的阿拉伯年輕人已經不太喝傳統的阿拉伯咖啡,他們更愛可以挑選卡布奇諾或拿鐵的時髦歐美咖啡品牌,或是價位高、卻相當有氣氛的在地獨立咖啡館,認真想要光顧傳統席地而坐的阿拉伯咖啡館,在杜拜還真的找不太到。

現在的咖啡廳座位不再是布織的地板坐墊,而是從國外空運來,有著漂亮雕刻的木頭桌椅,這是在以前缺乏木材的沙漠地區所找不到的。打發時間的工具也不再是過去是相當普遍的民間棋類遊戲-阿拉伯特有的「雙陸棋」 (Backgammon),而是美國進口的蘋果手機。

前途未卜的傳統
算一算,離舊宮殿的年代也不過50年左右,從喝咖啡這件事日常習慣,就可以看出西方文化對現代阿拉伯地區的影響,杜拜人甚至不講阿拉伯文,幾乎人人都用英文溝通,很多傳統文化漸漸被遺忘、或是忽略,一些有價值的傳統聚落、房屋,也在快速的城市發展的初期直接被「都更」了。

環境與文化的變遷是事實,近幾年杜拜政府逐漸發現傳統文化的重要,物質上開始重建、修復有歷史的房子;文化上則舉辦各種的節慶、體驗活動,讓阿拉伯文化重新回到年輕人的生活中。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不只在中東,對各個地區而言,如何保存自己的固有文化,似乎都成了必須挑戰的課題。


作者名稱:楊皓文
更多「阿拉伯的一千零一夜」專欄文章請到:手機版電腦版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7年12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