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相信每個生活在異國他鄉的人,潛藏於心底那份對故土的思念,都會很容易被熟悉的味道所觸發,或許是一碗溫熱甘甜的米粥,也可能是一盤滿滿家鄉味的小菜。在「想家」這件小事上,味蕾的表達遠比表面上的敘說更加忠誠。

 

對遊子而言,食物不只能飽腹

由於歷史文化以及客觀地理位置的影響,北歐的飲食習慣和膳食結構與亞洲相比,可謂大相徑庭。瑞典的日常餐食中,高蛋白的乳製品及肉製品所占的比例很高,穀物類製品的比例則相對較低。瑞典的蔬果種類也遠不如亞洲豐富,而其偏高的價格,也常常是令人側目。

在剛搬到瑞典生活的時候,除了學校跟租住的公寓,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附近那間不算太大的便利店。在忙碌的學習工作之餘,一頓美味的晚餐所帶來的慰藉,遠遠大於「飽腹」這兩個字的含義,對未知的恐懼,都伴隨著舌尖上的滿足而暫時消弭,連那不甚明朗的未來,都被鍍上了一層淺淺的瑰色,從而令人心生嚮往。慢慢熟悉適應了之後,就會發現其實想要在北歐廚房裡複製出相似的家鄉味道,也並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用瑞典食材撫慰舌尖鄉愁

瑞典超市中很常見的羽衣甘藍(Grönkål),瑞典人喜歡將其烤製成脆片或者醃漬成酸菜後食用,但也非常適合中式爆炒。又或者是最易得的牛排肉以及雞排肉,除了西式的煎烤之外,也可以使用中華料理的紅燒或是蒸燉。近年來十分受歡迎的一種健康食材布格麥(Bulgur),是源自土耳其的小麥製品,因其豐富的膳食纖維而備受人們的喜愛。在瑞典料理中,一般會將它配合使用在各種蔬菜沙拉中,但如果將其與普通的白米混合,煮出來的飯,既有稻米的甘甜也有麥胚的清香。從營養學的角度看,這種米麥混合的方式,不僅增加了纖維的攝取,也相對的降低了糖分的攝入,使日常餐食變得更加健康。

 

派對每每上演「料理東西軍」

跟朋友一起聚餐歡宴的時光,讓我們有了很多的機會品嚐來自彼此國家的美食。身邊的瑞典朋友多數對亞洲料理的接受度都很高,尤其是水餃以及小籠包類的麵點,若再配合一些香辣爽口的醬料,那簡直就是在宴會上大殺四方的利器。相反的,我們喜愛的滋補湯品則不是很得他們的歡心,我覺得這大概跟他們的湯類多數是奶油濃湯系列有關,而且他們除非是喝茶,否則是不會喝熱的水的。而其他像是亞洲料理中常見的動物內臟或者鳳爪豬腳一類的,在瑞典人的食譜中也多數是被列在不可食用的那一欄裡,記得有次我們的一個瑞典朋友,在「誤食」了我們帶去的五香鴨舌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吞掉了一隻鴨子的舌頭」,每每提起這件事,他的古怪表情都令我們忍俊不禁。

古語常說要入境隨俗,住的時間久了,就會發現其實自己飲食習慣已經默默的產生了一些變化,在瑞典生活一陣子之後,就會覺得其實偶爾用馬鈴薯配肉丸,加上酸甜適口的國民果醬Lingon(越橘)就是一頓非常不賴的假日晚餐了。當然,並不是所有的瑞典傳統食物都有這麼強的親和力,就好像是據說從維京時代起就十分流行的醃鯡魚(Surströmming),它強烈刺鼻的氣味跟黏黏糊糊的外觀,就令很多人敬謝不敏了。

 

家鄉料理伴隨美好記憶

混搭著入境隨俗和思念家鄉的心情,我們培養出了獨特的飲食習慣,在異鄉的生活中找到了一個微妙的平衡。早餐時,除了準備烤吐司、軟乳酪、生火腿之外,也不會忘記給自己一杯熱騰騰的豆漿;跟朋友歡慶聖誕時,桌上除了有著名的Janssons frestelse(「詹森的誘惑」,瑞典很有名的一道料理,用鯡魚,奶油,馬鈴薯製成),也會配著美味的獅子頭、清蒸魚。偶爾工作太忙,來不及好好煮一餐的時候,雖然北極蝦三明治比不上小籠包來的滿足,但也沒什麼不好。

而那些跟我們一樣也漂泊在外的瑞典人,相信也是如此,雖然十分懷念媽媽廚房裡的手作肉丸,但也能熟練的用筷子夾起一塊麻婆豆腐;珍珠奶茶很好喝,但又鹹又甜的瑞典甘草糖必定還是他們的此生摯愛。

漂泊異鄉,我們都慢慢的被改變,但同時也仍舊在堅守。所以即便擁有了海納百川的內心,卻也還是不忍割捨那躍動在味蕾上的美好記憶,因為只有不忘來處,才能無懼將來。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Feelings: eagerYell

“I warn you not to take food for granted. And to ask your mother, father, or even sister to teach you how to cook your favorite homemade dish, so you can make it yourself upon arrival to the States.”

—An Iraqi student studying in the U.S.

 

 


 

文/ Fiona Zheng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10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