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最新消息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黃聖熙說自己是一個閒不下來的人,永遠都在找新鮮事做,他很早就了解到自己無法像尋常員工靜靜坐在辦公室打字,在巴黎和米蘭讀完碩士學程後,他決定留在法國,因為巴黎讓他感受到真正的自由。


黃聖熙在巴黎知名茶館「桃花源」從最基層做起 

懂不懂法文會進入兩個不同世界

許多想要到法國工作的人會問,「如果不懂法文可以嗎?」不是不行,但真的很難生存下去,通常一個人的法文好不好,開頭兩句就能斷定,法國人把人分成三種:

只會講英文→ 旅居法國的外國人

可以簡單用法文溝通→ 在法國生活的外國人

法文對話流暢無礙→ 無論膚色或長相都覺得你是自己人

要法國人認同你取決在你的法文程度,聖熙以往的經驗說,法文不夠好的話,法國人聽了會恍神,覺得跟你講話很累,不大願意跟你交流,如果被這樣對待,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回去苦練法文的份。

 

「法國人不是歧視外國人,他們是歧視不會講法文的人。」

 

優雅至上,宛如擊劍的談判

談判桌上,急的人就輸了,法國人談判的步調很慢,開會前很認真的在準備資料,開會中花很多時間聊天和寒暄,聖熙說就像擊劍運動一樣,雙方穿的漂漂亮亮,臉上掛著友善的笑容,言辭間卻埋了許多心思,態度一定要從容優雅,因為急躁的人就輸了。

法國人重視生活品質勝於量,少量高價的奢侈品就是很好的例子,所以他們在談判桌上談的是價值。

談新產品,亞洲方會從成本開始講,法國會從價值開始談,這個產品的形象可以做到什麼高度,將帶來多少利潤,亞洲則會說這個產品的成本多少,我們市場多大,賣出可以產出多少利潤,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談判思維。

 
巴黎新凱旋門,同時也是巴黎金融中心 | Shutterstock

法國人面試好浪漫

有次和某位老闆面試,他問我為什麼想留在法國,我說了很官腔的答案:

 

「因為法國很美、很好玩所以想留在這裡。」

「有其他理由嗎?」他不太滿意這個回答。

 

「因為我在這裡唸書,畢業之後想要繼續深造,努力積極成為連結亞洲和歐洲的橋樑。」

「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嗎?」 他似乎不死心,思考了一下,

 

我嘆口氣說:「因為我女朋友是音樂家,他想要留在這裡,所以我想跟他一起留下。」

「這就對了嘛!」

 

在亞洲工作,我們可能以為面試一定要把話說得很漂亮,但在法國愈真實、愈訴諸情感,才愈能說服對方。

 

 

狠下心請個律師辦簽證吧

法國的工作簽不好拿,法國規定外籍勞工薪水要比本地人高1.5倍,還需要找到企業願意替你辦理簽證,但法國對於學生有較多的禮遇,法國外籍畢業生通常有兩條路可以走:

1) APS簽證:法國碩士以上畢業生,政府會在畢業後給你一年找工作的時間,一年內這個簽證只能轉長期工作簽。

2) Profession libérale自由工作者簽證:一開始設計給如醫生、律師、設計師等擁有專業技能的人才,辦理得有法國碩士以上學歷,每月要有至少2000歐的收入,必須要有2-3間公司證明他們願意跟你合作(意向書),處理的案件必須和原本 學歷相關。

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不太適合坐在辦公室,於是選擇辦自由工作者簽,他記得剛畢業時景氣不是特別好,身為商業系學生找工作範圍廣,但也相對沒有方向,所以這個簽證是非拿到不可,最後多方評估決定找律師處理,律師的好處是保證簽證的成功率高,而且自由工作者簽又受限於學歷,畢業自國際貿易相關科系,他的律師就在申請企劃裡將他塑造成一為專業企業顧問,才不會被當初申請的接案類型受限。

 

簽證不好拿,但國籍好拿?

很奇怪的是,簽證程序繁瑣,但是國籍相較下卻意外容易取得,只要有碩士以上學歷、有五個年度的繳稅單,就能申請法國國籍,只需要半年至一年的審核期,因為辦理簽證和國籍的機關不同,申請國籍主要看申請人有沒有好好融入當地社會,如果拿像聖熙的自由工作者簽,國籍比較不好通過,因為政府無法認定你是個會穩定在當地長期居留的人,如果拿的是長期工作簽,有公司背後撐腰,就比較容易拿到法國國籍。

 
搭地鐵通勤的巴黎人跟觀光客

台灣人來法國工作,先把自己歸零

畢業自高雄女中,接著念臺大企管,一路都是第一志願的光環,所以對聖熙來說,來到法國讓他很強烈的認知到自己在這誰都不是,為了向茶館老師學習經營之道,當同期的同學已經跨國企業的主管,他得放下在台灣累積的驕傲矜持,從掃廁所、端茶水學起,他說法國讓他從零開始,因為在這裡沒人知道你是誰,你得重新證明自己。

 

最後我們問聖熙要給來法國工作的人什麼建議,他說歐洲適合獨立的人,在這裡一定要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盡管法國行政程序很繁瑣,融入當地很困難,但這是個很自由、能盡情表達自己的地方,但自由的反面帶來的是孤獨,這都是自己必須面對的功課。

 


採訪/Leslie Chung、Ellen Li
文/Ellen Li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8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