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服務他人是你住地球應該付出的租金。」– 穆罕默德‧阿里 (拳擊手)
"Service to others is the rent you pay for your room here on earth." -- Muhammad Ali, Boxer
文章搜尋
英語島Newsletter
天天閱讀英語島,在這裡感知世界,汲取英文的養分。
專欄最新文章
其他專欄
世界精神 --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很多人問我們,你們在做什麼?我說,我們做「世界觀教育」。有人似懂非懂,什麼叫做「...
知識的顏色 -- 知識的顏色
English Island, 你想要什麼顏色?...
語國一方 -- 曾泰元
曾泰元,台大外文系學士,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
波蘭製造 -- 林蔚昀
林蔚昀,1982年生,台北人。英國布紐爾大學戲劇系學士,波蘭亞捷隆大學波蘭文學研究所...
東南亞情歌 -- 梁東屏
前中國時報東南亞特派員,二0一二年退休,現為香港亞洲週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
伊拉特的春天 -- 吳維寧
30歲到以色列自助旅行,做人生的第一次冒險,像愛麗絲一樣墜入奇幻世界。境中苦痛的種...
呂學海 -- 呂學海
教育是讓人展開一個世界。...
台灣老妹在新加坡。相信幽默跟品味可以翻轉世界,雖然常被說不好笑跟你穿的是睡衣嗎。...
非洲援外計畫及語言工作者,台北出生,政治大學英文系畢業,另通曉法文及土耳其文,深...
Online Library -- 線上圖書館
英語島上有創業家,設計師,文創人,科技人...,每個月品嚐他們的私房英語知識庫。...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博士肄業,領域專長西周金文、戰國楚簡文字研究。因先生工作關係移...
沙漠中的玫瑰 -- 2017-02-15
【摩洛哥.撒哈拉行腳】 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院(EHESS)文化人類學與民族學博士,...
教授不點名 -- 史嘉琳
史嘉琳 Karen Steffen Chung 來自極冷的美國明尼蘇達州,從小跟爸爸學德文。高中開始...
西 風歌 -- 張淑英
張淑英 現任臺大外文系教授兼國際事務處國際長。曾任臺大文學院副院長。西班牙馬德里...
曾在台灣從事網路廣告業5年,現任英國零售業電子商務經理,從最初的Executive,到後來...
一張圖搞懂 -- 一張圖搞懂
2017年1月開始,英語島固定每月出版兩本雜誌,一本是「英語島」,另一本是英語島的spi...
3 min business -- 李宜臻
此專欄一篇提供一個理論,只要閱讀3分鐘,就能實際運用在生活。 ...
科技英文 -- 鄭緯筌
臺灣新竹市人,目前定居臺北,擔任專欄作家、企業講師與網路顧問。曾任風傳媒產品總監...
喜歡聽故事、紀錄故事,熱愛新聞工作。曾任職《聯合報》udn tv影音新聞部,於菲律賓媒...
戒掉爛英文 --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戒掉爛英文」是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源自於商業周刊上的專欄。我們常常接到讀者的意見是...
英語島教學實驗室 -- 英語島教學實驗室
什麼樣的學習文章讓4萬人分享?找出中文母語的人學英文的問題癥結-可能是學校老師教錯...
Eisland -- Eisland
今天網路最紅的影片是什麼?電影對白為什麼讓人念念不忘?天天看E-island,學英文無所...
下一站,世界! -- 下一站,世界!
他是怎麼進入這間公司的?從台灣出發,下一站就是世界。...
移動辦公室 -- 沒有問題 福爾摩斯先生
在台中出生長大,大學念商科卻莫名其妙栽進科技業當產品經理。30歲那年不知道哪根筋斷...
矽谷不是美國 -- Ms. Bubble
台灣安平漁村出了一個矽谷專家,ㄟ,別搞錯了,是食衣住行的專家。第二專長是在出差的...
狂神之夢 -- Evonne
南投布農孩子們的老師,在山上每天陪孩子躺在操場看星星,躲在樹下看貓頭鷹,去年開始...
3坪半咖啡館 -- LovelyShow Huang
現任《小case咖啡》與《小case食宴室》小闆娘。 小case由從事創新科技研究與品牌管理...
英語科學家 -- 李政崇
資訊工程博士,現就讀音樂所碩士班。資料科學家以及業餘男中音,曾從事科普書籍翻譯,...
行動式金錢交流 -- 2017-02-16
把中國說清楚 -- 馬諦斯
數位編輯,在上海生活、工作、六年,攝影機是我的眼睛。人人都說上海這城市是世界的發...
Solo Singer -- 馬永欣
保持謙卑、享受學習,這是人在充滿智慧的環境裡的自然反應,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都愛旅行...
文化大頑童 -- William Blythe
When younger, I was under the false but not altogether unpleasant impression tha...
西班牙公寓 -- 胡嘎
13歲開始收藏每期世界電影,在報紙上圈電影時刻表,調鬧鐘在凌晨四點起床看。不過這次...
印度嬉遊記 -- 印度尤
喜歡以跳躍代替行走的人,走在磁磚路上會踩在框框裡的人,常被說是怪咖而自己也覺得自...
學校沒教的英文 -- 2015-03-09
J's Style Lounge -- Jasmine Chang
時尚生活部落客,有「牛仔褲達人」之稱,與許多國際時尚品牌合作撰文,目前為痞客邦化...
荷事生非 -- 荷事生非
穿梭「旁觀者」與「在地人」兩者身份間,「荷事生非」以五大主題深度介紹、討論荷蘭,...
語言能量室 -- 陳芳誼
口譯是事業也是熱情,特別擅長翻譯啟迪人心的課程與演講,服務對象從企業家李察布蘭森...
柏林的派對教主 -- 2017-02-16
柏林相對論 -- 安琪拉
先是高中填錯志願,大學莫名保送進了德文系。在公關公司打滾四年後收到國外學校錄取通...
 

我從來不曾吸過一口上海乾淨的空氣。整個上海的人都不曾。而我們都不知道。就像所有人都不知道,髒空氣裡其實藏著.....

不知為何,人們在和某種壞事初次相遇時,第一反應經常是以玩笑的心態面對,彷彿將事情輕鬆帶過,也就能輕易避開嚴重的後果。2013年底,突如其來的霧霾讓整個上海蒙上一層灰黃色,清晨的地鐵裡,上班族嬉笑地抱怨外面空氣就和擁擠的車廂裡同樣刺鼻,街角咖啡廳裡,解下口罩大口吸氣的客人,高聲分享著微博上與霧霾有關的新笑話和打油詩,這種對環境的調侃,來自無知也來自恐懼。

儘管刺鼻的空氣讓人們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但鮮少人會願意費心了解汙染物中的化學元素各會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或是哪一種型號的口罩才能真正阻止pm2.5被吸入肺中。手機測量空氣指數的app剛剛下載好,汙染數值隨即「爆表」失去參考價值,空氣淨化器和口罩在數天之內被瘋狂搶購至斷貨。搶購,一向和天災人禍畫上等號。

霧究竟從何而來?城市不是沒有給過預兆:夜半在馬路上飛馳的砂石車,一面猛按喇叭一面捲起漫天塵土;黄浦江面扁平的運煤船,酷似一條條鼻涕蟲日夜緩慢行進;高架入口為了搶進車道的車群,在油門與煞車間不斷分散又聚攏,還有每次飛機降落上海前道別藍天的瞬間,就像是穿進了一個罩滿灰塵的水晶玻璃球內......種種暗示都曾晃過眼前卻又即刻被記憶丟失。只有在爆表此時,這些景象全部回歸,連成一條長條全景圖,人們霎時明白漫天灰塵並非一夕之間悄然而至,汙染的始作俑者遍佈各處,仔細回想起好像從來就沒怎麼呼吸過清新的空氣。

是不是任何城市發展接近極限的那一刻,一段難堪的蒙塵歷史就會變成它的背後靈?工業革命把英國從世界邊緣帶到世界中心,但倫敦自此展開百年霧霾,1952年底,一場毒霧終導致上萬人死亡。一度以煤火和高大煙囪自豪的大不列顛,才下決心改善空氣。同樣,另一座大城洛杉磯也從1943年第一次受霧霾肆虐,從此霧霾相伴的日子越來越頻繁,從一步步揪出罪魁禍首到制定法案逐漸讓環境和緩,耗費了數十年。

倫敦、洛杉磯乃至中國的京、滬兩大城,城市居民共性大概是一旦離大自然越遠就越大意對待世界。前兩座國外大城耗費數十年努力根除汙染帶了的影響,而現在中國才剛剛收到警訊,姍姍翻閱著對抗塵埃的歷史,準備找出借鑒之道。儘管有時代背景的差異不能完全相提並論,但這多也少意味著全速前進中的大國,也許必須用上未來數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反覆吸入教訓,才會甘心踏實面對這場嶄新的戰役。

幾個日子裡,掩面行走在迷濛城市確實打開了新的想像,也許這座城市有天真淪為科幻電影裡的廢城,在未來世界,人類最終只能向空中遷移,將地面完完全全留給塵土......然而,對於昨天而言,今天不就已是未來世界,但我們卻在每一個昨天理所當然又事不關己地大口呼吸。

這一次霧來之前,每當說起北京嚴重的空氣污染時,上海居民話語中總帶著與我何干的慶幸,甚至還帶著那麼一點點自豪的訕笑,但在上海霧霾最嚴重的那天,北京的居民推開窗卻發現空氣難得清新。一夜之間隨著霧起霧落,雙城關係巧妙地暫時反轉了。霧還會繼續在這個國度輪番駐留,人卻無法因為環境隨心變換駐紮之地,這是殘酷的生存法則,哪裡有污濁空氣,哪裡似乎就機會遍地。■

 

英語聯想:查理.狄更斯,《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本文刊載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4年2月號
                                                                                                                                                          訂閱雜誌

加入Line好友 
把中國說清楚 -- 作者:馬諦斯
數位編輯,在上海生活、工作、六年,攝影機是我的眼睛。人人都說上海這城市是世界的發電廠,而我總在城市的噪音裡聽到文化微弱的呼吸聲的那一剎那,按下相機快門。